病患阻断期间须服药 中药公会吁当局重新考虑开放中药店 – 开云网

病患阻断期间须服药 中药公会吁当局重新考虑开放中药店 | 开云网

中药公会透露全岛约450家中药店,约60家有医师驻诊,但只有门诊部获准营业,成药部禁卖保健品和中成药。公会已投函向当局陈情,希望酌情适度放宽。

新加坡中药公会总务黄金标(56岁,凉茶批发商)说,上周六包括主席段友廉和多名执委在内的工作小组已写信向当局陈情,探讨是否能通过一些安全措施,适度开放中药店为公众服务。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在牛车水有65年历史的泰山药行老板娘刘赛珊(67岁)透露,今年2月起店里已没有中医驻诊,因此这阵子也不能开店,只能为网购的顾客安排送货或邮寄,但只能卖成药、茶和汤料包等,不能为顾客抓药。

新加坡中药公会总务黄金标说,上周六包括主席段友廉和多名执委在内的工作小组已写信向当局陈情,探讨是否能通过一些安全措施,适度开放中药店为公众服务。

《十大平台》周二(28日)已发电邮向卫生部查询,至昨晚(30日)截稿时仍未有回应。

“中药店选择多元、价格公道,店员热心亲切,暂停营业让我感到很不方便。”

传统中医研究院院长黄信勇医师(77岁)受访时指出,中药有助预防疾病、提高免娱乐力,不单治疗也能调养身体。“我理解政策起初须一刀切,但如今社区病例已稳定减少,或许可考虑灵活调整,以达致两全其美。我建议借鉴餐饮业的外卖和送餐模式,让顾客拨电买药材或保健品,上门取货;或开半门让顾客在门口购买;或安排送货上门,全程无现金支付,减少接触。”

家住碧山组屋区的麦美莹(62岁,退休翻译员)周一(4月27日)在《十大平台》交流站投函发表《中药店服务也是健康保障》一文,在平台面簿吸引上千则留言和讨论。她受访时说,从没想过中药行是“比较不重要的行业”。“所谓药食同源,中药是养生之道,我靠中药调养身体,已经三四年没看医生。我的丈夫和儿子也习惯吃中药,我常买药材来煲汤给家人喝,包括枸杞子、莲子、百合、北芪和平台参。”

上周五(24日)交流站《让中药店继续营业》的作者林碧娇(65岁,幼教老师)受访时也表示,中药是生活的一部分,对她一家来说是必要服务。因丈夫患帕金森症,除了西药也靠中药辅助,她常为包尿片的丈夫买治湿疹的药。因为工作得护嗓,她也经常买凉茶加上药粉,或买罗汉果、平台参、枸杞子泡水喝。

中药店是否应归为必要服务,引起坊间热议。不少国人习惯买些药材煲汤,或以中成药保健。两名女读者投函《十大平台》申诉中药店关闭带来不便,希望当局重新考虑。

病毒阻断措施自4月7日实施以来,非必要服务都暂停营业,其中包括中药店。只有向卫生部注册、有驻诊医师的中药店可继续看诊和配发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