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湾说再见始终是美国选项 – 开云网

向台湾说再见始终是美国选项 | 开云网

美国总统大选将于11月3日举行,在多数政治专家认知与概括性民意调查中,特朗普的胜算仍大于民主平台的拜登与桑德斯,各国政治观察家也多以特朗普续任四年,作为国际形势分析的基础;然而新冠肺炎娱乐情大流行,已引发全球化的经济金融、人员流动、资源分配、交通运输、国际产业分工制造断链等危机,也对国际强权结构带来巨大冲击。

美国娱乐情能否顺利管控,特朗普在选战中能否不受伤,实属未知。平台是否因娱乐情而在平台内与内部政治中由强转弱,亦超乎臆测。未来四年,美、中形势移转既有着极大不确定性,“倚美脱中”是否为台湾最佳利益,断难定论。

纳瓦罗为2015年出版的着作《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的意义》,曾访谈以“攻势现实主义”享誉学界的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米夏摩。米夏摩2013年曾来台,在中央研究院发表《中国大陆崛起阴影下的台湾》演讲,认为美国应该放弃台湾,震撼台湾学界,隔年他将相同论点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向台湾说再见》,该杂志2018年重刊该文,更名为《台湾安息吧?》。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美国鹰派菁英固有“挺台”之主张,却不乏“弃台”之论调,认定中国大陆在不断发展强大的同时,台湾无论接受北京的条件或是持续拖延,终将无法避免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台湾在地缘战略上,固有扼控中国大陆海岸线与西太平洋第一岛链的关键中央位置,对美国与中国大陆而言,既互可为长城,亦互可为跳板,双强擂台即以此为重心。自2016年蔡英文就任总统以来,中共人民解放军展开远海长航训练,人民解放军飞机军舰在台湾周边巡航已成常态。美国针对解放军的远海航训,开始公开太平洋美军机舰航经台湾东西两侧海空域的信息,除向大陆示警,亦有强化台湾心理安全的用意。

在美国决策菁英的认知中,台湾有别于区域内其他盟邦,无论地缘政治、经贸链结、军事部署,甚至民主实践与文化根底,都具备极特殊的地位与功能。美、中长期竞争对抗态势既已形成,台湾近可以为“抗中”的棋子,远可以为“变中”的因子。不过,这一切价值并不构成美国“保台”的必然要件。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总统之际,恰逢美国全方位检讨中国大陆崛起,并重塑国家安全战略初获结论之时,四年来,在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平台两人“让美国再次伟大”与“中华民族伟大復兴”目标及强势特异领导风格的双重撞击下,加上两岸因“缺乏共识基础”而中断正式沟通管道,美、中、台三角关系结构呈现“大崩溃”凶兆。

台湾总统蔡英文因“台美关系40年来最佳”及“抗中保台”的选战策略奏效,得以高票赢得连任;选后民粹声势更加高涨、台海紧张情势同步升温、中美关系也因新冠娱乐情而恶化。面对中、美、台三角均衡关系的解构,相信蔡正努力思考,未来四年如何处理攸关国家安危的台美与两岸关系定位。

特朗普的白宫对中鹰派,先有首席策略长班农,后有国家安全顾问波顿,两人皆深知北京对“台湾问题是中、美两国之间最重要也是最敏感核心问题”的一贯坚持,也曾以不同方式与力道着墨于台美关系,然而两人皆因不同的外交政策见解先后离职。相对地,在“经贸即国安”挂帅之下,对中强硬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仍旧独领风骚。

两岸交流协商须有双方可以接受的“共识基础”,蔡政府在“内防卖台,外防弃台”的条件下,除非在战略上决定全面“倚美脱中”而不悔,否则对国台办所称的“撼山易,撼‘九二共识’难”,即便心绪上与原则上千百个不情愿,仍须理智、冷静估算可操作与解释的替代方案。
 

然而,台湾与大陆距离仅75至100海里,在地理条件束缚下,美国在台海周边用兵,始终面临“陆近而美远,陆快而美慢,陆众而美寡”的现实,随着大陆军事力量提升,美国受到的地理束缚与日俱增,更何况没有任何美方官员敢将《台湾关系法》中“总统和国会将依宪法程序,决定美国应付上述危险所应採取的适当行动”的条文,斩钉截铁做出出兵保卫台湾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