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刻得“失速”:营收转降,定向增发股东浮亏超三成

近日,优刻得即将迎来一波解禁,但是对于这批解禁股东而言,这场投资目前看来难言成功。8月6日,优刻得发布公告,此前2022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将解除限售并将于2022 年 8 月 15 日起上市流通。然而,彼时下注的机构以23.11元/股的价格入场,但如今优刻得股价已下探至15.72元/股,按照这个价格来算,这八家机构至少亏损了近32%。想当初,优刻得上市后在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称为“国内云计算科创板第一股”。发布增发计划时也面临较好的资本市场。然而近两年时间过去,优刻得的光景大不如从前。今年以来,优刻得股价一路下跌,不少大股东减持离场,内忧外患下优刻得困境丛生。优刻得股价跌跌不休,解禁股东浮亏超三成本次优刻得上市流通的限售股为公司 2022 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 A 股股票,涉及发行对象为8名,涉及的股份数量为 30,289,917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6.6851%。2022年正值科创板快牛行情,估值普遍较高,投资者热情高涨。上市仅10个月,优刻得便又增发募资。彼时,优刻得定增规模为20亿元,后下调为不超过19.65亿元,但直到今年1月,定增结果才最终公布,募资金额又从19.65亿元大幅缩水至7亿元,可见投资信心越来越不足。最终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八家机构以23.11元/股的价格下注,这个价格比最初2022年10月初次发布增发公告时的60元/股股价少了近三成,比最终定增公告结果1月时的26元/股左右也还要低。但优刻得此后的股价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今年3月以来优刻得股价一直徘徊在20元/股左右,近几个月股价都已经下探至12.88元/股,截至2022年8月5日收盘,优刻得报收于15.72元/股,假设以这个价格离场这些机构均损失惨重。以最新的优刻得股价15.72元/股来估算,假设解禁股东按这个价格离场,万家基金持股10,817,827股,占比2.3875%,其至少亏损了7994.37万元;华夏基金持股5,884,898股,占比1.2988%,至少亏损4348.94万元;刘世强持股4,327,131股,占比0.9550%,至少亏损3197.75万元;财通基金持股3,375,164股,占比0.7449%,至少亏损2494.25万元;诺德基金持股1,990,480股,占比0.4393%,至少亏损1470.96万元。剩下三家机构/投资人巴克莱银行、华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华泰优逸五号混合型养老金产-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杨岳智均持股1,298,139股,均占比0.2865%,均亏损至少959.32万元。这样算下来,8家机构/投资人累计或将亏损达2.24亿元,亏损达三成。优刻得给投资者的信心正在越来越少。困境丛生:业绩不振、股东减持、高管出走2022年1月,优刻得上市,彼时优刻得顶着“国内云计算科创板第一股”的光环备受青睐,上市之初,优刻得股价迎来大涨,最高涨至125.9元/股,最高市值超530亿元。但好景不长,优刻得的光环很快暗淡。2022年,优刻得实现营业收入24.55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3亿元。2022年虽然优刻得营收增长18.17%达29.01亿元,但亏损仍在加大,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6.33亿元。两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合计亏损将近10亿元。到2022年,优刻得的业绩表现依然没有好转。2022年第一季度,优刻得实现营业收入5.28亿元,同比下降25.7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1亿元,同比下降7.51%。亏损没有改善,甚至连营收也开始下降。业绩下滑,优刻得的股价也随之下跌,最低跌至11.82元/股。如今其股价已较高点跌去超九成,市值蒸发超450亿元。自2022年3月起,优刻得又经过了多轮股东减持,先后发布多份股东或董监高减持计划公告,合计拟减持不超总股本的28.11%。其中,嘉兴同美减持60万股;元禾控股旗下重元优云减持374.06万股,套现5944.82万;君联资本旗下君联博珩减持110万股,减持总金额为3096.79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元禾控股和君联资本都减持了不止一次,按照公开资料显示,两家机构合计已减持优刻得1.26%的股份,以减持当日交易均价计算,两大股东累计套现约3.81亿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业绩不振、股价下滑、股东减持的阵痛期还没有过去,优刻得高层又遭变动。今年4月,优刻得发布公告称,首席运营官华琨申请辞去公司首席运营官职务,其辞职后仍为该公司董事。而华琨是优刻得最初三位创始人之一,也曾是优刻得三位特别表决权股东之一,可以说是优刻得分量极重的元老级人物。巨头林立,优刻得夹缝求生按照优刻得董事长兼CEO季昕华的说法,优刻得是一家和阿里、腾讯巨头去竞争的云计算公司,“虽然大家非常看好云计算这个行业,但对如何和巨头竞争还是有一些担心的。”这是季昕华在上市后接受采访时的担忧,两年过去,季昕华的担忧正在成真。放眼如今的云服务市场,几乎被几大巨头所控制,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与百度智能云占据了近八成市场份额。根据IDC报告中,受益于云计算使用规模的扩张,这四大云服务供应商占中国云服务总支出的79%。为了从巨头手上蚕食蛋糕,优刻得近两年持续下调公有云产品单价,导致其毛利率连年滑铁卢,2018年毛利率数据是40%,到2022年毛利率仅为8.39%,到了2022年只有3.26%。分产品来看,私有云及其他业务,毛利率最高,达到18.65%;公有云则是负毛利,为-0.13%,这意味着,公有云对优刻得来说根本就是亏本生意。但不惜亏本打价格战的优刻得并没有“收复失地”,反而正逐渐失去“姓名”,2015-2018年优刻得在公有云IaaS市场的份额一路下滑,分别为4.9%、4.6%、4.3%和3.4%。到如今,优刻得已经与其他中小厂商一样不再显示具体市场份额数据,进入了“其他”大家庭。内有股东减持、高管出走,外有巨头林立,竞争白热化,优刻得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想突围必须要走新的路。优刻得选择的应对之策是:发展私有云和混合云,并聚焦二三线城市,发力传统政企领域。并且在一季报中,优刻得针对2022年经营计划表示将控制低毛利业务规模,优化成本,提升运营效率。从过去的“扩大业务规模”变成了“提升利润水平”。从数据上看,2022年优刻得私有云毛利率达18.65%,比上年增加 4.27个百分点,混合云营收也比上年增长51.38%。未来随着 5G、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应用的进一步发展应用,消费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以及中国互联网厂商海外业务的扩张,云计算的应用范畴将进一步延伸拓展。而混合云兼具了公有云和私有云的核心优势,其高灵活性可以更好地迎合市场发展趋势和用户对 IT 基础设施安全、运维成本可控、业务弹性拓展的需求。根据赛迪顾问《2022H1 中国混合云市场研究报告》, 2022 年上半年中国混合云市场飞速增长,同比增长率为 68.3%,市场规模达 144.7亿元。私有云和混合云的市场或将成为优刻得增长的第二极,优刻得能否完成新的蜕变,期待时间给出的答案。